但是外界的救援還沒有到。

「皮~」

看着一旁和皮可西玩鬧的小茜,哲也覺得她的心還真的大。

「嗯?怎麼了?」

感受到哲也的視線,小茜轉過頭來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

哲也無語的回應了她。

一旁的三人也是輕笑了一下。

他們是早就習慣了小茜的性格,但是這位救命恩人看樣子還不太了解。

「咚」

上方傳來的聲音突然讓他們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咚咚」

又是幾聲沉悶的響聲。

「靠邊。」

哲也沉穩的聲音響起。

五人不由自主的按他說的做了。

他的眼神望向了龐岩怪。

「dangoro!」

隨着龐岩怪的叫聲,頭頂的岩石被打開。

沙塵落下。

「這裏,在這裏!」

7017k 陰森昏暗的房間里,明明是五對一的局面,卻始終只有鄧布利多一人在和湯姆·里德爾對線,剩下的人都被無視了。即使只是十六歲的黑魔王,依舊沒有將另外兩位教授和艾達放在眼裡。

南方以北 在湯姆·里德爾眼中,只有鄧布利多這位最偉大的巫師存在。哦對,當然還有哈利,當初伏地魔可就是被年僅一歲的哈利擊敗的。

「將不配學習魔法的人從學校清除,這不就是我與生俱來的責任嗎?」湯姆?里德爾反問道,「而且,我也一直都是這麼做的。」

湯姆?里德爾到底怎麼想的不得而知,但艾達可不認為他意圖統治英倫魔法界,做出種種令人髮指的惡事,就是單純為了完成老祖宗的遺願。

「這可不是你的責任,只是你為了達成目的的手段之一,湯姆。」鄧布利多直接了當地戳穿了他,然後繼續說道,「包括你拉攏、蠱惑,或者裹挾的同夥們,他們都是你通往成功的手段而已。」

十六歲的英俊少年微微一笑,他說道:「只要成功了就好,不管用的什麼手段,成功的滋味都是甜美的。」

趁著鄧布利多和湯姆?里德爾說話的功夫,哈利吃力地拖動金妮的身體。哈利知道眼前這個模糊不清的男孩是誰,他不能讓金妮繼續離湯姆?里德爾這麼近了,他想要把金妮帶回鄧布利多的身邊。

只是金妮就像木偶一樣呆坐在原地,完全無法配合哈利發力,哈利用盡吃奶的力氣去拖動金妮的身體,卻沒能將她拖動。

哈利就比金妮大一歲,他不但沒能拖動金妮,反而因為失去平衡,狠狠地跌了一跤。湯姆?里德爾注意到了哈利的行為,卻沒有阻止。

湯姆?里德爾臉上帶著譏笑,似乎在嘲笑哈利的孱弱與無能。他開口說道:「別費力了哈利?波特,你救不了這個愚蠢的小姑娘,鄧布利多也救不了她,誰都救不了她。」

「你對她做了什麼?」艾達憤怒地問道。艾達的親人和朋友不多,對她而言,每一個都彌足珍貴,在這些人受到傷害時,艾達做不到無動於衷。

「你是誰?」湯姆?里德爾再次反問,一向都是無視別人的艾達,卻在今天被同一個人無視了兩次。

湯姆?里德爾好像想起來什麼,他繼續說道:「對了,你應該就是金妮提起的那個泥巴種姐姐。她總是在日記中寫些讓人膩歪的小女孩心事,她還想像你一樣優秀,真是自甘墮落。」

「你才是自甘墮落!」艾達大聲吼道。一道白光自她的魔杖中激射而出,恩賜解脫加上雙重施法,這道咒語帶著艾達滿腔的怒火。

只是這道威力強大的咒語卻沒能給湯姆?里德爾造成傷害,魔咒從他的胸口直接穿了過去,轟擊在他身後的斯萊特林巨大的雕像上。

湯姆?里德爾看了看自己胸口,又回頭看了一下雕像上的新添的凹痕。他沒有表現得很憤怒,而是發出一陣冰冷刺耳的笑聲,他說道:「如果你肯跪下親吻我的袍角,說不定我會讓你死的輕鬆一些。」

何必跟一個死人生氣呢?在湯姆?里德爾眼中,進入密室的這些人都是一具具屍體,也包括鄧布利多和哈利在內。

狂妄自大,這個詞從出生起就伴隨著湯姆?里德爾,而日記本中的他又恰好是十六歲的年紀,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年紀。

哈利終於在斯普勞特教授的幫助下,將金妮拖了回來,弗利維教授也過去幫著查看金妮的情況。好消息是金妮還活著,壞消息是她的生命正在流失,宛如風中的燭火,網兜中的青魚。

「沒人想親吻你的袍角,湯姆。」鄧布利多輕聲說道,「韋斯萊小姐也不會有事。」

剛剛艾達的出手看似莽撞,實則是一次對湯姆·里德爾的試探。正是這次試探讓鄧布利多摸清了湯姆的虛實,看出了日記本的端倪。

鄧布利多繼續說道:「看來,從得到日記本的那天起,韋斯萊小姐就在日記上書寫自己的心事了。然後你就出現在了她的生命里,像是放在口袋裡可以隨身攜帶的朋友。於是,她向你敞開了自己的心扉……」

「沒錯,你想的一點都沒錯。」湯姆·里德爾輕蔑地說道,「雖然她的那些煩心事真的令人乏味,但我還是耐著性子,寫出一些話答覆她,我總是這麼慈祥、這麼善解人意。」

湯姆·里德爾緩緩說出了自己和金妮相處模式,說出了他蠱惑金妮的全過程。打開密室,襲擊學校里麻瓜出身的學生,這些事都是湯姆利用金妮做的,金妮甚至不知道自己都做過些什麼。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的狀態,身邊人的疑惑,以及學校發生的變化,讓金妮不再如往日那般信任日記。感到恐慌、害怕的金妮再次來到女生盥洗室,將日記本留在了那裡。

更巧合的是,下一個撿到這本日記的人就是哈利。當金妮知道日記落在哈利手中的時候,小姑娘很不安,她害怕哈利得知事情的真相,所以她從男生宿舍中將日記本偷了出來。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你們對密室的調查有了很大的進展。為此,我不得不將計劃提前,在這個時間將小金妮帶到密室中來。」湯姆·里德爾說道,他的眼神從金妮身上移向了哈利,眼神中寫滿了貪婪。

湯姆·里德爾的講述既能滿足自己的成就感,同時還能拖延時間,讓自己模糊不清的輪廓變得更加清晰、穩定。

而這一切都沒能逃出鄧布利多的眼睛,安靜地傾聽只是為了尋找擊敗湯姆,拯救金妮的方法。

「我已經看穿你的把戲了,湯姆。」鄧布利多已經完全掌握了湯姆的情況,「你的存在完全依託於韋斯萊小姐的生命,你從她的生命汲取力量,滋養壯大你自己。」

「把戲?不不不,這是偉大的、瑰麗的魔法。」湯姆·里德爾反駁道,「至於韋斯萊小姐,純血巫師的血可是珍貴的存在,她的血可不會白流。她的血,她的靈魂,她的奉獻會讓捲土重來的黑魔王變得更加年輕,更加強大!」

「沒有繼續拖延下去的必要了,」鄧布利多嚴陣以待,繼續說道,「是時候解決密室的問題了,我還要帶韋斯萊小姐去聖芒戈就醫。」

不能再拖下去了,每浪費一分鐘的時間,金妮的生命就多一分危險。既然已經得到了想知道的一切,就不能再讓金妮的生命力繼續流失了。

「拖延?我只是為了讓你們能安心上路,你們的死亡將會成為我重生的獻禮。」湯姆?里德爾不屑地說道,「來吧,一邊是伏地魔,薩拉查·斯萊特林的繼承人,另一邊是鄧布利多,還有他的救世主哈利·波特。」

湯姆·里德爾轉身面向斯萊特林的雕像,他張開雙臂,嘴裡發出「噝噝」的聲音。

巨大的石雕面孔動了起來,它的嘴張開了,而且越張越大,最後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密室里響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滑行聲,蛇怪出來了!

隨著蛇怪猛地摔落在石頭地面上,整個密室都被震得顫抖起來。這時,一聲嘹亮的鳳凰啼鳴響起,驅散了蛇怪帶來的衝擊,消失許久的福克斯出現在了密室之中。

7017k 官兵們的屍體,姜憐他們並沒有就地掩埋,而是直接將他們扔在了院子裡面。

而這些,被發現都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姜憐她們離開之後,剛才和官兵們發生的事情便瞬間被他們給拋之腦後了。

而三人離開,第一時間並沒有去四皇子府,反而是直接在海城中的客棧中休息了一晚上,而這次他們都很順利並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們。

三人舒服的休息了一晚上。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三人用過早飯之後,姜憐這才打算去四皇子府找風無憂。一來姜憐是想見見這個幾年沒見面的朋友,二來則是想著如果從風無憂這邊入手,就可以更加直接的到達皇宮。

三人這次,直接出門一路問著百路邊的百姓們直接往前走,很快,就在城中心的一個宅子門前站到了四皇子府邸。

大大的紅色的牌匾高高的掛在院子門上邊,大門外邊和姜憐的護國將軍府一樣,是兩頭非常大的石獅子,四皇子門外守著六七個侍衛。

只不過這個和將軍府比起來倒是更加嚴肅了一些,因為這裡的侍衛是由身穿盔甲,手拿佩刀的侍兵組成的。

而將軍府,則是很平常的穿著便裝的普通侍衛。

姜憐微微驚訝了一瞬間,不過很快她就反應了過來,姜憐直接讓小桃和如煙在一邊等著,姜憐直接上前來到了四皇子府門口的侍衛面前。

然而還沒走到眾人的正對面,侍衛們就已經警惕的圍了上來,一個侍衛隊長模樣的士兵嚴肅著一張臉呵斥道。

「喂,這裡是皇子府重地,不要進來!」

說這話的時候,那侍衛隊長是直接將自己的手按在腰間,一看就是隨時準備應對襲擊的樣子,果然訓練有素。

姜憐看著,心裡微微點了點頭。

並且因為面前侍衛的反應,姜憐的心情此時並不錯,她直接解釋道。

「這位士兵大哥,我是來找四皇子的,麻煩你上前通報一下這是四皇子給我的信物。」

少女淡淡的說著,而且長得這麼美,一時間讓所有的侍衛們都看直了眼睛。

而且美女的要求沒人能夠拒絕,其餘人見此便紛紛點頭,下一秒眼看著就要搶先答應下來。

不過,那個剛開始說話的侍衛大哥,此時卻直接朝著其餘人面上露出了一個警告的眼神。

其餘人本來興高采烈的樣子,在看到前者的眼神之後,瞬間蔫了下來。

顯然,這是這些侍衛裡面的老大了。

姜憐這樣想著,她的目光也一瞬間轉向侍衛老大。

而侍衛老大此時卻將懷疑的眼神投向姜憐,心裡侍衛老大更是想到。

他已經在四皇子府待了很久了,四皇子平日里的朋友來這裡的人,這位侍衛老大全都記在了心裡早就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來。

但是,侍衛老大此時卻可以肯定他根本沒有見過姜憐,這是一個很陌生的面孔。

難道,這少女找四皇子來是想跟他攀親戚,想要做一些痴心妄想的事情,侍衛老大的心裡這樣懷疑著。

而此時,他一邊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姜憐,侍衛老大直接伸出手將姜憐亮在手中的令牌直接拿了過來。

很快,侍衛老大就看清楚了姜憐令牌上的所有信息。

而當腦袋裡意識到了什麼,侍衛老大當即表情一轉用恭敬的眼神看向姜憐。

很快,侍衛老大直接雙膝跪地,大聲的朝著姜憐道。

「這位姑娘請您稍等一下。」

這次,侍衛老大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語調,變得恭敬起來,彷彿忽然換了一個人。

其餘人對此表示了濃濃的驚訝,而下一秒當他們將眼神投向侍衛老大的手心,和他一樣看到那個令牌時。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腦袋瞬間全部都低了下來,他們恭敬的道。

「請姑娘稍等一下。」

姜憐道,「好的。」

小桃和如煙也對此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她們在護國將軍府的時候,就已經早就知道了這令牌的作用。

那可是相當於四皇子親臨天海國,受到的是和皇室一樣的待遇啊。

此時,眼看著那侍衛已經小跑著進了四皇子府邸裡面去稟告了。

小桃便趁機趕緊湊到自己好姐妹如煙的耳邊,跟她咬起了耳朵。「如煙,你說這三年過去,四皇子殿下會不會變得越來越帥了啊。」

小女生之間的八卦總是特別的吸引人,而且這也是小桃和如煙的常態。

但是這兩年,如煙慢慢的長高之後,卻很少願意和小桃討論這種事情,尤其是關於男人。

小桃的心裡雖然疑惑不解,但是也慢慢戒掉了這八卦的嘴,不過今日不知道是因為心情太好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小桃卻再次提了這種事。

小桃話音剛落,如煙那邊就投來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眼神,很複雜。

如煙道。

「怎麼,你對四皇子殿下很有興趣嗎?」

聲音涼涼的,即便是這樣春風吹拂的時候竟然也給人一股子莫名的寒意,仙桃的身子不知為何,突然顫抖了一下。

不過很快,小桃就反應了過來,她雙手叉腰嘟嘴道。

「哼,那又怎麼樣。」

「你呀!」

小桃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在如煙的面前變得越來越不自在而且頗有些恃寵而驕的意思,兩人看起來不像是姐妹倒像是情侶。

如煙看著面容姣好的小桃,心裡這樣心亂如麻的想著,下意識如煙抬手就打算朝著小桃的腦袋頂上摸去。

只不過,如果這是在以前,兩人之間做這種事非常的輕鬆,但是現在,空氣中卻不知為何多了一絲曖昧的感覺。

此時,兩人臉看上去都紅撲撲的。

眼看著,如煙就要「得逞」,此時,四皇子府裡面一陣快步的腳步聲忽然傳來。

緊接著,一道溫潤如玉的聲音忽然打斷了姜憐、如煙她們。

「三小姐,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溫暖柔和的聲音就像是春日柔和的風,直接吹過人們的心頭,讓姜憐瞬間回想起了之前在楚盛國的美好時光。

姜憐的嘴角懵的上揚,她抬頭朝著前面看去。

「我很好,你呢?」 這是什麼情況?

林天成愣了一下,旋即興奮的差點跳起腳來。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