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銀髮異靈騎著一頭雪白的巨熊在冰川上前行,身後跟著一群她新收服的異獸,看那數量不下千頭,修為不一。

林天成著重的留意了銀髮異靈身邊那幾頭巔峰境界的異獸,於是打消了故技重施偷襲的念頭。

只見銀髮異靈身邊此時跟隨的異獸都是一些一看就比較難纏的肉盾型異獸,即便是偷襲,在他們這麼近的距離下,根本不可能從那將幾頭異獸的眼皮子底下再殺她一次。

而且,即便殺了也沒多大意義,反正她還能復活,到那時自己很有可能就會被這些異獸纏住了。

不下一千頭的異獸,而且還有幾隻一看就不好惹的巔峰境異獸,真要是被纏住了,自己獨身一人,還真不好脫戰。

看著帶著隊伍耀武揚威的銀髮異靈,林天成腦中靈光一閃,既然這銀髮異靈帶著隊伍在收攏大軍,自己是不是有機會潛入那寄魂石所在之地將寄魂石搶過來?

雖然存放寄魂石的地方肯定會有大量的異獸駐守,但是眼下銀髮女異靈和這支隊伍還在外遊盪,未嘗不可一試,即便是失敗了也沒什麼損失!

不過,這一想法在林天成按照寒冰的指引來到存放寄魂石所在的地方之後推翻了。

只見眼前一處兩座冰山的交匯之處聳立著一座宏偉的巨城,之所以要用巨,是因為此城入眼只見城門不見城尾,一眼一眼看過去根本都看不到邊際。

巨城四周,有異獸環繞,空中也有飛行的異獸縱橫盤旋,不時的有散發著巔峰氣息的異獸出沒城池,很難想象這座城中有多少異獸。

原本林天成是計劃打算潛入敵軍內部,然後趁其不備奪走寄魂石,然後功成身退的。

可是,如今看來這一如意算盤算是白打了,且不說這城池之大,一時半會根本無法鎖定寄魂石被銀髮異靈藏哪了,就說這海量的異獸中想矇混進去,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除非林天成能以一己之力將城池拿下,然後慢慢的搜尋,還有可能將寄魂石掘地三尺找出來!

「此地靈氣充裕,地脈恢宏,要是我們能將這打下來作為根據地,再配上陣法,怕是能建立一座比青山城還要強的城池,到時候,就能庇護更多的人了!」林天成越看越是眼熱。

如此得天獨厚的地勢,竟然就這麼草率的建一座沒有絲毫陣法之力的城池,簡直就是暴遣天物,等自己將這打下來,到時候必然將這裡打造成一處要塞!

到時候,自己才算是真正的獨霸一方了,依險而守,到時候再收服幾隻異靈,也算是在五重天立下根基了。

遺憾的是,林天成權衡再三之後,不得不承認,自己現在沒有把握拿下這座巨城!

…… 【姓名:蒂爾萊亞】

【等級:UR5】

【狀態:關押中】

【犯罪指數:5830】

【抓捕參與度:91%】

【可選收益:惡魔族之力(傳說)、武裝、惡魔族培育、表演、飛舟操控、御空、僞裝】

【人物事件……】

……

【姓名:保拉】

【等級:UR3】

【狀態:關押中】

【犯罪指數:3795】

【抓捕參與度:75%】

【可選收益:體魄、略……】

【人物事件:……】

……

能力鎖鏈捆束在兩名重傷的惡魔族身上,監獄檔案快速記錄着他們的數據,菲戈所見的犯罪指數也又一次被打破了記錄!

蒂爾萊亞的5830,比起伊姆的4399還要高出1400多,這並不意味着他的罪孽比伊姆只高出三分之一,犯罪指數越加越難加,蒂爾萊亞的罪惡或許是伊姆的三十倍!

這裡面大概還夾雜着蒂爾萊亞有些行動是爲‘復仇’的考量。

惡魔族和宇宙天龍人之間的事情早已成了一筆爛賬,孰是孰非菲戈也理不清,但根據此時所見,兩方面他都很不喜歡。

何況青海產惡魔果實,這和惡魔族之間多半是不可調和的矛盾。

隨着進入星空冒險的冒險家逐漸增多,菲戈必須做好某天青海被惡魔族發現的準備。

而且看在這犯罪指數和收益的份上,還有剛剛被逼無奈中摧毀了小半城鎮的不爽份上,是不是……

“惡魔獵人是不是有什麼組織和情報據點?如果我想成爲惡魔獵人,該怎麼做?”菲戈問阿娜。

剛剛降落到菲戈身邊的阿娜神色略帶疲憊,聞言一怔,有些欣喜道:”是,我可以爲你引路,不過惡魔獵人之間成分不一,無法互相信任,我很少與別人聯手組隊,你應該也只是需要情報吧?”

菲戈未答,忽然驚訝地站了起來。他的心網快速籠罩向剛剛被他破壞掉的小半城鎮,發現之前的一切好似幻覺,城鎮已恢復完好,連被衝擊餘波影響的幾百人,都復活如初,好像只是做了場夢一樣!

“你的惡魔果實能力……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到?”

“時間系-忘忘果實。”阿娜頷首道:”那一段空間,忘記了剛剛五分鐘內發生的所有事,恢復到了五分鐘前的狀態,破壞,死亡,全部隨時間的倒退而被遺忘。”

菲戈對阿娜的果實能力有些猜想,但還是沒想到它會離譜到這種程度,連大規模復活都能做到?

不過這肯定不是無解的,不然阿娜就不止UR5等級了。

“付出了什麼代價?”

“起死回生的人越強、數量越多,對我的損耗越大,超過了我的能力極限,就會消耗生命。

如果復活你這樣的傢伙,可能要損耗我百年壽命,但那座小鎮沒什麼強者,幾百人加起來大概也只損耗了我一年左右,無所謂的。”

阿娜坦誠道:”在果實能力的影響下,大部分時間在我身上的流逝都會被遺忘,我起碼有五百年左右的壽命,一年不算什麼。”

“多少壽命也禁不起這樣的消耗,在戰鬥中,你還在不停地倒退回受傷前的狀態吧?傷勢越重損耗越大?”菲戈道:”追捕惡魔族的時候,也難免像今天這樣誤傷無辜者,你又能復活多少?”

“以前我都沒有去管,今天不太一樣,忽然想救他們一次,以後再遇到類似的事情,我大概還是不會管,我的壽命不能損耗太多。”

阿娜笑了笑道:”可能有些不太實際,或者說自我安慰也好,我早晚是要去嘗試一下的,嘗試讓艾森星恢復到87年前的模樣。”

“那……確實不太實際。”

菲戈有些感慨,但沒鼓勵她。

復活一個星球的人,比毀滅一個星球更難無數倍,那可不是集齊七龍珠許個願就能拯救世界的。

而且艾森星的事情很難說清,菲戈先前對阿娜所說的話大半是真心,按照他的是非觀來看,艾森星的覆滅之難,阿娜有錯,但無罪。

甚至這個錯,都要打個問號。

有些事很容易看出來。

一顆惡魔果實引來滅星之禍,證明艾森星之前大概率是沒有果實能力者的,或者說能力者都已不在本星球,哪有那麼巧,艾森星突然就出現了一顆惡魔果實,突然就被惡魔始祖發現了,而且那顆果實的能力還珍貴到這種程度。

只是要說那是別西卜故意所爲的,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具體有什麼隱情,現在還無法知道。

菲戈也沒有再安慰阿娜。

她能掙扎着活到現在,心靈一定比絕大多數人強大,如果是‘沒心沒肺’的,早就用果實能力讓自己忘掉艾森星的經歷了,何必一直去承受那份愧疚和煎熬?

他想了想問:”如果你要讓一個92歲的老人身上的時間流逝永久倒退70年,要付出多大代價?那老人的實力大概在六段劍士左右。”

阿娜一怔:”我沒有試過,大概……十年?你有朋友需要嗎?可能和你想象中不太一樣,讓他身上的時間倒退70年,那麼他的記憶經歷之類的也會被同時抹去,一切重置,恢復成22歲時的樣子。”

“這樣啊……”菲戈道:”等我殺了別西卜,算你欠我一次。到時先記着,不一定需要你,星空中能幫人延壽的方法很多吧,我這個小地方出來的人不太清楚。”

殺、殺別西卜?

這句話中需要吐槽的地方有點多,殺別西卜……小地方……

阿娜默了默,笑道:”不用殺別西卜,我已經欠你一次了。

以前支撐我活下去的理由,只有我父親臨死前說的那些話,現在又多了一個。謝謝你的鼓勵,我要爲之前對草帽和你的利用道歉。”

殺別西卜菲戈是認真的。

屠滅了一顆星球的傢伙,犯罪指數還不得上天?等菲戈強到足夠去殺他,想辦法把這個大經驗包吃掉,直接就能站到星空的最頂點。

何況阿娜的人物事件能指向過去,菲戈更是沒道理不把別西卜當成一個階段性的目標!

“行了,別互相客氣了。”菲戈沒再對阿娜多說:”把這兩個傢伙處理掉,我去弄一身衣服,還有三個惡魔族需要解決呢。” 顧明並沒有明白,這條熱搜到底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常新晨又讓顧明去看看之前的評論。

顧明打開被下架之前的評論看了看。

發布的評論主要集中在今天早上。

【還我沫沫!】

【沫沫昨天晚上看了這部電影,今天上午就不開播了?】、

【都是這部電影害的,麻煩大家點一個舉報!】

【有誰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嗎?】

評論區基本上都好像在討論昨天晚上一個叫王沫悠的黃魚平台的主播,好想是因為觀看的自己的電影,導致她今天並未開播。

可是這能跟自己的電影有什麼關係啊!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電影太恐怖了?把她嚇出心理陰影了?

這也不至於吧,顧明這有些尷尬。

他上網搜了搜王沫悠,只見現在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她的信息。

「我tm柜子動了,我不看了。」

顧明隨便找到了一篇報道翻開了起來。

「昨日黃魚直播,顏值區主播王沫悠,在直播中應一位神秘大佬的指示,看了一部恐怖片,期間王沫悠被嚇的大喊我tm柜子動了,我不看了,可以看出王沫悠在整觀影期間臉都嚇的青了」

「之前還叫囂著這部恐怖片絕對嚇不到自己,被網友調侃成了沫悠定律!」

顧明想起來上一世的自己所在的地球,也有一名csgo的職業選手,叫茄子的在直播玩兒恐怖遊戲《逃生》的時候也出現過這種情況。

被網友嘲笑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這也能把我影片舉報下架了!顧明立馬再次撥通了常新晨的電話。

常新晨表示最近因為解說其他的電影,都還沒找時間看顧明的片子,誰知道顧明的片子那麼恐怖,自己把這個女主播嚇尿了。

還是自己推薦給她的呢。不過常新晨已經承諾了儘快跟平台溝通,影片並沒有任何違規了內容應該會很快再次上架。

顧明這才掛斷電話,將《微笑》拷貝到優盤裡。

因為明天就是青年創意大賽了,明天就需要現場去展示並且上傳作品。

……

次日,清晨,顧明早早的來到了,活動會場學校最大的多媒體教室。

馬屯和譚欣瑤也早就在教室內站好位置等候了多時了。

場地內觀者雲集、比肩繼踵。

據說是今日入場的評委與資本方,有博納、和華亦兄弟兩大電影集團公司高層,和眾多知名導演出息本次的活動。

所以沒有報名參加比賽的學生也有很多來參觀的。

顧明和馬屯好不容易提交完參賽的影片。才從會場擠進去,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离人未独心 本次青年微電影創意大賽,據說將採用二輪現場淘汰制。

也就是說在第二輪的時候,評委先在評委席觀看參賽影片,微電影影片團隊,上台接受在場的評委的指點,以及覺得通過或者淘汰。

據說第一輪只選擇15個進擊的作品。

顧明有驚無險的度過了第一輪,明天現場將直接點評這15個晉級的作品,並且決定出前三名。

據說前三名的團隊,可以進入博納和華亦兄弟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實習。

博納影業是這個世界的華夏排名第二的影視集團,僅次於華影集團。

華亦兄弟則排行老三,但是這兩年在張易模老師的帶領下,拍攝了無數的好電影,一時間風頭無限。

而華國最大的電影集團還要當屬華影集團。並且是中國唯一一個擁有影片進口權力的公司。擁有華國產量最大的製片廠。

今日的比賽流程基本結束后,在退場的時候,顧明三人在門口,遇見了張牟一行人。

「這不是顧大導演嗎?晉級了嗎?」張牟陰陽怪氣的問到。

「放心吧,明天可以輕鬆碾壓你!」顧明也懶得跟這個人客氣直接放了狠話。

「笑死了,你知道牟哥這次請了誰來拍嗎?就憑你拿什麼和我們競爭。」張牟隨行的小弟諷刺道。

「電影是時間與空間的藝術,不是你用來消遣的規矩!」顧明冷冷的放下這句裝逼的話就立刻了。

本來不想廢話,但畢竟譚欣瑤在這裡,顧明還是情不自禁的就裝了起來。

背後的張牟,看著顧明一行人漸行漸遠的背影嘴角露出了詭異的弧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