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不贏那是一時的,帥不帥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mega電龍白色毛髮帶來的飄逸感可是很多精靈都不能做到的。

隨即哲也又覺得自己很是好笑。

這會兒的他手裡只有個超進化過程中訓練家需要的鑰石。

精靈必要的超級石可是一點蹤影也沒有。

相比起鑰石來說,精靈的mega石才是更為稀有的戰略資源。

鬼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讓電龍超進化。

「算了算了,還是先幫電龍把額頭上的紅色球體開發完成吧。」

哲也收斂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至於說怎麼開發。

之前是因為他不知道具體原理,現在既然知道了……

他看著眼前只有自己能看見的藍色屏幕笑了笑。

零號,把培育計劃拉滿。

哲也就不信了,自己的天賦加上一丟丟的外掛,還抵不過這個世界的土著們。

電龍正在訓練場上一絲不苟的按照著訓練家給出的計劃表進行著鍛煉。

十萬伏特,充電,放電,電磁波……

各種技能在它的控制下信手拈來。

黃色的電弧在場中如同蟒蛇一般肆意扭動。

其餘五隻精靈都很自覺的遠離了目前有些不穩定的電龍。

它們可不想試試被麻痹的滋味。

之前電龍沒突破的時候倒還好,至少火焰雞、龐岩怪還有君主蛇是可以承受的。

而且微弱的電流也能夠刺激它們的身體。

但是突破之後可就不是這樣了。

更別說電龍現在的掌控力出了一點小問題。

沒準微弱的電流下一刻就會變成足以電焦精靈的大威力電擊。

即便受傷不會太嚴重,也沒有精靈願意在一大早嘗試一下強制清醒的滋味。

見電龍的形勢良好,哲也的眼神繼而轉向了在高空盤旋的比雕。

這個隊伍里的老大哥在昨天之後也是有了不小的進步的。

如果從等級來看的話,這個進步自然是看不見的。

只是其他的數據不會騙人。

最明顯的就是比雕的速度還有靈敏得到了進一步的提高。

哲也的面色有些古怪。

因為按照比雕的說法,它其實就是比之前飛的更加「自由」了一些,其餘比如說姿勢什麼的一點都沒變。

對於這個自由,哲也不是太能理解。

畢竟人和精靈的思維還是有不小的區別的。

而且在他看來,這未免有些唯心了。

如果說你想自由就能飛的更快一些,那他想飛是不是就能飛了?

那還有誰不能飛?

倒是自家的貼心小棉襖波克基斯在聽了比雕的感悟之後給出了一個更加清晰明了的概念。

經過火焰雞的波導翻譯,自由大致可以理解為不去刻意迎合風的律動,而是聽從身體的選擇。

或許就是所謂的強扭的瓜不甜。

經過速天的比雕的指點,哲也的比雕目前要做的就是把之前的飛行方式從迎合風改為融入風。

就好像在使用暴風技能的時候一樣。

只不過哪怕是那時候,比雕更多的還是躲避而非融入。

這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

按照速天比雕的說法,也不用完全融入,大致差不多融入的時候就可以突破天王了。

嗯,精靈的進度條描述就是這麼的抽象。

哲也對於昨天晚上自家比雕所說的很快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六七八個月什麼的他都能接受。

只要不是一兩年都好說。

「嗶~」

比雕有些慌亂的叫聲從上空傳來。

哲也面無表情的掏出精靈球把它收回又放出。

在融入風的過程中,哪怕是飛行系精靈,哪怕是鳥類寶可夢中的霸主一般的存在,比雕也不免有些失衡。

這是沒辦法的。

请不要与我无关 自然的力量遠比想象中來的更加可怕。

但是有收穫就是好事。

儘管有些狼狽,比雕的速度在這樣重複的過程中卻在緩慢的提升著。

要知道,對於本就以速度見長的比雕來說,哪怕是進步一點點都是很不容易的。

每一點的提升在戰鬥中都會有著顯而易見的變化。

有的時候,爭的就是零點一秒都不到的瞬間。

訓練熱火朝天的進行著。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無論是電龍還是比雕,它們這次的收穫對於其他四個夥伴來說都不能起到太大的參考價值。

最多波克基斯能學習一點飛行的經驗罷了。

但是它本來發展的重點也不在這。

誰讓哲也選擇了走多屬性發展的訓練家道路呢。

要是換做別的屬性專精的訓練家來,這次的收益足以讓他笑開了花。

結束完晨練,吃完早飯的哲也和源次郎還有阿蜜等人告了個別就離開了32號道路的休息點。

他要準備前往離這不遠的檜皮鎮了。

7017k 對於姜柔什麼都聽自己的這一點,慕言是既無奈又好笑的。

他希望姜柔能夠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什麼都聽他的。

可是姜柔怎麼都說不聽,關鍵是姜柔有些話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所以慕言也沒有辦法說服姜柔。

姜柔跟慕言就這樣住在了這裏。

姜柔每天都不知道要幹嘛,但慕言顯然是把一切都準備好了的。

姜柔只需要聽慕言的就可以了,跟着慕言就知道要做什麼了。

慕言骨子裏還是一個浪漫主義者,他不知道是從找的這一座山,竟然全都變成他的了。

然後慕言全都按照自己的想法給改造了,當然,他也沒有那麼厲害,可以幾天的時間就改完。

這個想法也就是這幾天才想出來的,所以慕言只準備了一部分,剩下的那些地方,他打算慢慢來。

現在就先把周圍的地方給逛熟。

姜柔每天早上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慕言那張帥氣的臉蛋。

每一次,姜柔都會一陣恍惚,然後記憶找回。

哦,這是她愛豆,慕言。

每當這個時候,姜柔都會覺得這就是一場夢。

一開始她一直都絕對是一場夢,但慕言強勢的要打破這樣的關係,讓姜柔回到現實當中。

姜柔從一開始的茫然,不知所措到現在已經開始慢慢的接受了。

她知道,他們回不去了,既然這樣,有些事情就不能逃避,尤其是,便宜自己總比便宜別人的要好。

是的,姜柔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情才能跟慕言相處下來,不然她每天都會對自己唾罵一番。

今天慕言一早就不知道去哪了,姜柔起來后把整個屋子都找了一遍,竟然都沒有找到慕言。、

姜柔有點但心了,早知道她應該多問一問慕言,這裏他十否有留人看守,這上面有沒有什麼危險的地方。

這樣也不會出現問題后什麼都不知道。

好在姜柔沒有等多久,慕言就回來了,他手裏還提着一隻兔子。

「你去哪了?」

姜柔走到慕言的身邊,伸手就打了他一下,「你出去怎麼不叫我,不知道我會擔心的嗎?」

含舒 這一點慕言還真的是沒有想到,「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慕言這認錯的速度讓姜柔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她也是因為着急才會對慕言這樣說的,但慕言一認錯,她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繼續說他兩句吧,人家已經認錯了,不說吧,又擔心以後他再犯。

「你去打獵了?」

見姜柔不再替這事了,慕言就把手裏的兔子提起來給姜柔看。

「是啊,這裏的兔子可真大,顯然是沒有人打過,你有口福了。」

姜柔最喜歡的就是兔子肉。

只是兔子一般不是很好打的,因為它跑的快。

「你會殺嗎?」

以前都是拿到鎮上給別人殺的,後來到了京城也有人專門弄,慕言一直都是不敢也不會的,這一次他要怎麼辦啊。

沒有想到慕言一點都不慌的,只見他伸手一招,陸閔就出現了。

姜柔:「……」這一點,她是真的沒有想到的。

慕言竟然讓陸閔跟着一起來了。

不過這樣看來,陸閔很是讓慕言放心啊。

姜柔沒有在說什麼,給陸閔讓了個位置,她也是不敢看人在她面前殺的。

姜柔離開后,慕言也跟着她一起進去。

慕言回到房間拿了一套換洗衣服。

姜柔就收拾房間,這裏沒有下人,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

姜柔又不想慕言做這些,所有都是提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這樣慕言出來的時候,就不需要做了。

含舒 但每次,慕言也會這樣,在姜柔還沒有起來的時候就把房間收拾一遍。

兩個人都是一樣的想法,想着在對方還沒有做之前先把事情做完。

慕言洗完澡出來,就發現姜柔又收拾了一次房間。

慕言:「……」

感覺他們倆天天都在比賽一樣,看誰收拾的乾淨一些嗎?

慕言走到姜柔身邊,「我早上起來的時候已經收拾過來。」

姜柔一愣,她看了看自己已經收拾了一半的房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