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魔劫來的古怪,去的也古怪!

不過好在洪荒世界再一次恢復了平靜,有過有仙神已經注意到了,洪荒世界的靈氣等級正在逐步的下降。

或許對於尋常仙神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未曾成就仙神的修行者,甚至感知不到,洪荒世界靈氣的變化。

道觀中!

蘇牧解開了老黃牛的禁止,說道:「蠢牛道爺這一次要走了,所以離開之前,恢復你的自由身。」

老黃牛化作了人身,說道:「切,趕快走吧!自由身本牛不要了,本牛還要靠著,你的身份行走洪荒呢?」

蘇牧笑了笑,就要去接觸老黃牛的禁止,但老黃牛下一秒,直接發動神通離開了道觀。

「這頭蠢牛,希望我下一次回來之時,你不要還是這麼的蠢!」

他怎麼可能攔不住一尊金仙境界的妖族,只是不想去攔罷了。

「洪荒世界啊!雖然很好,但卻不是什麼良善之地呀!」

蘇牧架起虹光,直接衝出了洪荒世界的世界胎膜,在越過了沒有時空概念的星空之後,他又一次來到了虛空之中。

「還是老樣子,這虛空也不知道變一變!」

當然了這也只是,蘇牧的吐槽罷了,虛空為大道法則的體現,本就是亘古不變。

…….

「蘇先生可真是一個妙人呀!洪荒世界這才剛剛渡過魔劫,就要匆匆離去,難道洪荒世界已經這般差了嗎?」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至蘇牧耳邊,只見望舒駕著月光緩緩而來。

蘇牧作揖道:「望舒道友果真不愧為太陰之神,這才多久,就已經掌控了太陰星的權柄,恢復到了混元大羅金仙的境界,真是可喜可賀呀!」

不過這恭賀卻是讓望舒一陣憤怒,若非中了鴻鈞老道的計,她又怎麼會被困在太陰星之上呢?

「哼,蘇牧希望無量量劫難,你還能活著回來!」

「望舒道友如此挂念,蘇某若是不回來,豈不是唐突了佳人!」蘇牧點頭道:「望舒道友,無量量劫見!」

下一個剎那,蘇牧的身形,就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望舒感知著已經遠去的蘇牧,嘆息道:「世人皆羨仙神好,可誰知仙神擾呢?」

……

…… 屍臭味撲面而來,白蘭蘭有些嫌棄的掩著口鼻,眉眼上卻帶着些許期盼,激動的音色絲毫不作掩飾:「極好,阿隱手藝越發好了。」

一聽白蘭蘭誇自己,阿隱本垂著的眸子凜然抬起,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甚是好看。他傻傻一笑,轉而往白蘭蘭跟前湊了湊,伸手就拉了上去。

誰知白蘭蘭當即甩開阿隱沾滿血黏糊糊的手,嫌棄收的極快,她故意往出走:「逃掉的那個人有下落了嗎?」

聊起正事,阿隱臉上的傻笑頓收,語氣仍舊傻裏傻氣:「沒有,但是我抓了他老婆兒子,等我活剝了她們的皮掛在城外,他一定會自己出來的。」

白蘭蘭點頭,笑的狡黠:「可行。」

本被惡的時刻想出去的宋媽聽了兩人對話不禁寒毛直豎,她強忍着噁心和恐懼勸阻起來:「郡主,我們不必如此大費周章,況且這種事情落下把柄會後患無窮,我們還是仔細著些。」

「哦?」白蘭蘭若有所思的看向宋媽,一隻嘴角吊起來的笑容更顯戲謔。

她順手從桌上摸了一把剪刀在桌邊摩擦著,咔嘰噹啷聲一聲比一聲刺耳,宋媽只覺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瓷了半晌她方才又說到:

「阿隱若被拿了也罷了,可牽扯到郡主的話就不一樣了,您一身清白,皇後知道的話您該如何自處呢?為了區區一個轎夫,你並不需要把自己牽扯進來。」

宋媽硬著頭皮將自己能說的全說出來,白蘭蘭撥弄剪刀的手當即停了下來,宋媽咬了一口吐沫,阿隱這時候開了口:「主人,她說的有理。就算那轎夫敢說出去,也未必有人信,天下誰人不知您的尊貴身份?屆時再殺了他也不遲。」

阿隱一開口宋媽愣了,白蘭蘭也是滿臉疑惑:「方才可是你自個兒說的扒了他妻兒的皮?」

面對質疑,阿隱又傻裏傻氣笑道:「主人權當我胡說八道。」

「以後想仔細了再同我講!」白蘭蘭沒好氣的罵道,隨後將剪刀重重拍在桌上,一轉臉色就道:「跑了的那個你且留心尋着,這三個我已經想好如何了。」

說罷白蘭蘭壓低聲音,聲音小到宋媽都聽不見。

一會兒后白蘭蘭心情甚是愉悅,扭頭就出了門,宋媽正要跟上去,阿隱當即叫住她:「我幫了你,你不得表示表示?」

宋媽此時一身冷汗,心臟劇烈跳動,她結巴問道:「你…你要什麼?」

「隨便一塊主人的帕子而已。」阿隱嘿嘿笑起,宋媽應了一聲便快步跑了出去,這個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多待着。

入夜,一聲貓叫驚醒剛打起盹的宋媽,宋媽看了一眼已經睡熟的白蘭蘭,小心翼翼捏了她的帕子出去,外頭早悄咪咪躲著一人了。

那人走後一陣風吹來,血腥味熏得宋媽乾嘔。

阿隱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跟宋媽討要白蘭蘭的物件兒了。

他是個沒來頭的人,連宋媽都不知道他打哪兒來,更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成了白蘭蘭的忠犬。

。 「叩叩叩……叩叩叩……」

「小萱兒~」

聽到這樣的昵稱,闞羽萱的瞳孔放大了,會這麼叫她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那就離開了這個家的爸爸——闞俊!

「小萱兒,開開門,爸爸給你帶了你最喜歡吃的薯片,快點出來和爸爸一起吃吧?」

不愿再徘徊 門外闞俊的聲音溫柔典雅。

「爸爸~」

闞羽萱原本茫然無神的雙眼,出現了一道亮光,她飛快了甩開了夏涼被,沖向門把。

「小萱兒,阿姨來看你了,快出來吧!」

正當闞羽萱的手放在門把上的時候,一個令她厭惡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萱兒?小萱兒?」

那個被闞羽萱認為拆散了這個家的罪魁禍首的女人,正在她的門外,學着他爸爸叫她的昵稱嗲嗲地呼喚,讓她渾身難受。

「小萱兒……小萱兒……」

門外的聲音還在不停地作祟,一旁沉默看着的官嵐雙手死死握拳,她很想讓林慧美住嘴,但是她又不想在闞俊的面前表現得那麼斤斤計較。

闞俊聽得也不自在,除了自己會這麼叫自己的女兒之外,就沒有人會這麼叫了。

他斜睨了一眼斜倚在牆上的官嵐,看着面無表情的官嵐,闞俊有些詫異,他原本以為官嵐會臭罵林慧美一頓,讓她滾出去,不準涉足自己的領地。

他卻沒想到官嵐不僅讓林慧美進了家門,還默許了林慧美這樣親昵地稱呼闞羽萱。

「你們走啊!」

正當林慧美喚個不停的時候,闞羽萱在沉默中爆發了!

「小萱兒,我是爸爸啊!」

闞羽萱的爆發在官嵐和闞俊的意料之中,闞羽萱不喜歡林慧美是各自心中明白的事情,闞羽萱對林慧美的厭惡可謂至極,大家只是心照不宣罷了。

闞羽萱會想轟走林慧美那是自然,可是這次她說的卻是「你們」!

她口中的「你們」是包括了她最愛的爸爸!

這不僅讓官嵐感覺震驚,更讓闞俊心裏不是滋味。

「我不想看到你們,你們三個,我一個都不想見!」

闞羽萱壓低了聲音,心中的憤恨卻仍在燃燒。

「可是小萱兒,你都整整一天沒出過房門了,你再鬧性子也要吃點東西吧,別讓大家為你擔心了呀!」

林慧美嬌滴滴地說道,語氣顫抖,似乎被剛才的一吼嚇到了似的。

「用不着你在這裏假惺惺地關心我!

你快滾出我家,我不許你再踏進我家一步!」

闞羽萱再也忍受不了林慧美玷污「小萱兒」這個昵稱了,這是只屬於她爸爸的權利!

她猛然打開了門,仇恨的目光死死地盯在林慧美不知所措的臉上。

「你……」

林慧美對闞羽萱一向沒有好感,要不是看在闞俊那麼疼愛闞羽萱的份上,她才不會厚顏無恥地千番討好於她。

可偏偏這個小丫頭敬酒不吃吃罰酒,屢次不給她任何尊重和好臉色,她對闞羽萱也是恨得牙痒痒。

「你什麼你,就算是濃妝艷抹也掩蓋不了你那一臉的賤相,一看就是賤到死的女人!

胸大無腦,只會一哭二鬧三上吊,要不是你對我爸死纏爛打,他怎麼可能這麼勉為其難地和你訂婚!

我看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趕緊滾出去吧,這裏不是你能隨便踐踏的地方!」

闞羽萱自從父母離婚之後,就從乖乖女成功轉型成了女漢子,各種吐糟盡數學習,功力深厚,一股爆發,說得林慧美是面紅耳赤,怒髮衝冠!

「官嵐啊官嵐,你還真是有一個好女兒,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你再不好好管教你的女兒,小心她以後變成個女流氓,你就等著下半輩子都為她打官司吧!」

林慧美礙於闞俊在這裏,不好直接教訓闞羽萱,畢竟闞羽萱依舊是闞俊的心頭肉,神聖不可侵犯的存在啊!

所以她只好憑藉着「子不教」,「母之過」的理由把心裏的氣都撒在官嵐的頭上了。

「怎麼教女兒是我的事,不饒你費心了。

況且,要不是今天你來,我還不知道她的嘴皮子這麼厲害,看來是繼承了我的優良基因了。

女流氓你就不用擔心了,說不定和我一樣會是一個大律師呢!」

官嵐還擊道。

「你……

什麼嘴皮子厲害,什麼大律師的資質?

沒教養就是沒教養,豬鼻子插兩根蔥就想裝蒜?

呵呵……真是白日做夢!」

林慧美依舊不甘示弱!

正所謂三個女人一台戲,看到目前這種相互謾罵,不肯示弱相讓的場面,確實是一台令人汗顏的大戲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第一輛坦克已經暴露在淺淺的山谷外,很快,眾多坦克在夜色掩映下,出現在荒原上時,就像一隻只甲殼蟲在向前緩緩移動。這是在遠處看,如果臨近,你會被沙土掩埋,會被呼出的煙霧所覆蓋,或被隆隆的馬達聲所吞沒。

這是傍晚時分。

一片沙棘林的空隙處,搭著為數不多的帳篷,數量不多,然而它與某些營地上的帳篷卻有很大不同,四周天線密實,警戒的哨兵很多,但出入的人員卻很少,因此很難聽到居住某連某排營地時的那種嘈雜。由此判斷,這必是紅軍的重要防區,或者說是首腦機關。

帳蓬外的靜謐與帳蓬內的忙碌形成了鮮明對比。屋內擺着為數不多的電腦,電話機卻是成排。每件設備前都有一名戰士在緊張的工作,或在呼叫或在收聽。

在另一所帳蓬內,夢得利和幾名官站在沙盤旁聽著作戰人員對戰事的分析,不時地將小紅旗向前移動,也就是說,每動一次,他都根據電台那邊傳來的信息確定紅旗應該擺放的位置。

從沙盤上的佈局看,藍旗越來越少,紅旗在不斷增加。隨着每一次插旗和拔旗,代表着紅軍又向前佔領了一個地區,證明紅軍因此再一次取得了勝利。

夢得利看着這一切,臉上露出的是愜意的微笑。

眼看着為數不多的藍旗就要被拔盡,換上的全是紅一色的旗幟。只要拿下最後這幾個藍旗,也就證明這場演習的結束,紅軍取得了完勝,而藍軍是徹底的失敗。

夢得利心中暗想,如果藍軍不做掙扎,不由導演部重新部署,這場演習早已經結束了,何必又多浪費這幾個小時。

夢得利看了下表,對一旁的參謀說,「走,去吃飯。」

其實晚飯時間早過,參謀已經催促了幾次,只因夢得利沉浸在即將勝利的喜悅中,同時,他也在擔心藍軍有什麼新招,會讓他的部隊受損,因此堅持推遲。直到心裏盤算好后,確定藍軍已被徹底殲滅,不會死灰復燃,這才開始變的輕鬆,想到了晚飯。

夢得利在一幫人員的簇擁下走出帳篷,這時,他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隆隆馬達聲響。

「什麼聲音?」

由於紅軍指揮部設在低洼處,根本看不到高處外面的情形。雖然在來路上到處設有哨兵,但哨兵還沒弄明白情況時,便被遠處席捲而來的風暴所吞沒。幾乎打電話彙報的時機都沒有,更別說跑回來報告了。

這是一場快速出擊,快速合圍,突然發起的偷襲行動。

其實,在指揮部的外圍也駐守着幾輛坦克,但他們還沒來及得急進行阻擊,便被急遽而來的藍軍所吞沒,一輛接着一輛被繳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