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自然明白這個隊長的心思。這個隊長,在這種時候,向黑長直副隊長興師問罪,無非就是想拿黑長直開刀,以再一次地確定她在這裡的絕對統治地位。

畢竟這裡已經不是游輪上了,原有的體系很有可能會被打破,她如果不靠一些手段的來鞏固位置的話,可以領導層說不定就會換班。

若是從領導層跌落下去,手中的權力以及紅利,肯定大不如現在。

陳東目光灼灼地看著隊長。

那隊長,本來氣勢極盛,但是跟陳東這彷彿洞悉她內心想法的目光對上,她竟然有幾分不自在,想要匠自己的目光給移開。

「隊長,對不起。」

這時,七妹卻站了出來,她用著哀求一般的聲音道:「我實在是太久沒吃過肉了,看到一隻那麼大的豪豬,心裡實在是想要。就跟著過去了,其實豪豬是打到了的!」

聽了七妹的話,眾人頓時眼前一亮,但是七妹接著委屈地道:

「結果半路殺出一條大豹子,那豹子真的太厲害了,我和副隊都差點兒被吃了,還是陳東出手幫我們打跑了豹子,我們這才是逃過一劫。」

聽了七妹的話,下方的幾女不禁唏噓一片。

她們其實先前,在莽豹群離開前,就一直在遠遠地看著了。

那群莽豹有多厲害,她們自然也是能感覺到的,所以一直不敢靠近,只有等待莽豹群離開了,她們這才敢上來。

這一聽七妹的話,她們更是慶幸先前沒有魯莽地衝上來,畢竟那一隻莽豹,可是憑七妹和副隊長兩個人加起來,都難以對付的啊!

只是……那麼強的莽豹,竟然是被陳東給驅趕走了?

就是石頭上那個男人嗎?

她們的眼中,都紛紛露出了置疑的目光,畢竟陳東看上去不像是那種能耐的人啊!

她們還不知道,陳東不僅是驅趕莽豹,而是將莽豹殺得落荒而逃,那莽豹若是再跑慢半步,可能就已經成為陳東的獵物了。

若她們還看到,先前陳東僅憑一隻手、一桿矛,便擊退五個大漢的話面,那恐怕一個個不得把眼珠都給瞪出來。

「你說,那個男人真有那麼神?」一個緊身衣女孩兒不禁問道。

「誰知道呢?不過我看他的肌肉倒是挺健碩的……」有人似乎是想到了先前所見到的畫面,不由臉上*。

「少來,肌肉算個屁啊,很多鍛鍊出來的是一身肌肉,但是真正要派上用場的時候,沒有半點兒用處。」

「那你臉那麼紅是為什麼……?」

「我……」

「你們幾個,差不多了。」隊長轉過了身來,她這一提醒,幾女頓時不敢再有半句聲響。

這個女隊長哪裡不知道時間的寶貴,可是她就是要靠著現在她掌握著副隊長的絕對生殺權力的時候,來好好地訓一下副隊長,讓副隊長不敢有辦點兒違逆。

這才能立她的威信。

但是被陳東這一搞,接著又被七妹接過了話頭,她剛剛的話也進行不下去了。

既然這事辦不成,那她自然不願一直唱這個白臉,便用一副寵溺地語氣對七妹道:

「七妹,你先別難過,我們先把你們救下來,有什麼事情,我們回去慢慢再說。」

聽到對方終於準備救人,無論是石頭上的副隊,還是隊長身後的三女,都是去齊齊地舒了口氣。

畢竟那些莽豹,實在是太厲害了。

空氣中,到現在都還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兒。

不用想,都能猜到這裡發生過什麼。

即便是這些訓練有素的專業保衛隊的人,也不想跟一群兇惡的食人莽豹相隊上。

救援很簡單,主要就是下面的人,開始扔一些藤蔓上來,利用這些藤蔓,再加上下面的人進行一些幫助,先從巨石頗為陡峭的這一面先下來。

常言道,上山容易下山難,請佛容易送佛難,講的就是這個道理。這岩壁陳東等人爬倒是爬上去了,但是要下來的話,在沒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卻是更加危險的。

有這些頗為專業的保衛隊成員,提供幫助,也要稍微穩妥一些。

陳東想著,乾脆也一起跟著先到她們的營地里去,然後再視情況,想辦法將韓若婉給帶回來。

這麼一想,事情也是按著對陳東有利的方向在發展了。

陳東將她們用盡拋上來的藤蔓,牢牢地系在一塊大石之上,這大石陳東估摸著,完全能夠承擔兩個人的重量。

如果是體型像六妹七妹這種,還能再加個人,三個人一起下去都成。

那個背著斧頭的女隊長,一雙邪魅的眼睛輕輕眯著,她長和的睫毛微微蕩漾,張開嘴往上道:

「六妹七妹,副隊!你們三個人可以一輪下來。剩下的兩位朋友,你們就隨後跟著下來,這樣同一波下來的都是彼此熟悉的,也彼此有個照應。」

聽了女隊長的話,眾女也都紛紛點頭。

就連柳雪蛾,也起初都沒怎麼注意,就點了點頭。

畢竟,在柳雪蛾看來,是對方的勢力來救人,主動權完全是掌握在對方手裡的,他和陳東也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而且這個隊長說的也很有道理的樣子,她也不好反駁。

但是陳東,卻是眉頭一皺。

他的心中,是始終不相信這個團隊的。

畢竟是能做得出來將柳雪蛾剝光趕出來的團隊,陳東毫不懷疑,還有什麼事是她們做不出來的。

陳東正想著,要如何據理力爭,這時,那個黑長直,卻站出來了。

。 這年頭,最是缺衣少食,章二嫂一提魚,其他人可不就跟着望了過來,眼巴巴地望着章薇,不知道她能不能搞到。

「沒有魚也行,其他的我也不介意。」章二嫂還笑着說道。

章薇嘴角一抽,真想說:「這年頭肉都不好搞,你還好意思說其他肉也行?」

不過,看在幾個嫂子雖然不怎麼喜歡她,但也沒對她做過什麼壞事的份上,章薇還是鬆了口,表示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搞到,她會儘力。

章二嫂一聽「儘力」,便知道這事成了一半,笑眯眯地把章薇誇上了天。在於修來找章薇的時候,還十分主動地把其他人帶走,給了他倆說話的空間。

於修望着離開的章二嫂,有些失笑:「你這二嫂挺有意思的。」

章薇一臉無奈:「一開始瞧著挺令人討厭的,嘴碎,事情多,心眼也多,還愛佔便宜……可實際相處起來吧,人家也不是沒有優點。比如說,知情識趣,知道踩着你的底線走。」

「那也是沒辦法,這年頭什麼都不缺,你二嫂家又有兩個孩子,你們家只有那麼點地,她想多佔一點便宜,也是為了她那個小家。」

「唉……」章薇嘆了口氣,「說到底,就是這個年代太窮了。」

「沒事,等我們的計劃做起來,到時候地里的產量上去了,養殖業也發展起來了,就不怕大家缺衣少食,餓肚子了,到時候,大家的精神面貌也會好起來。」

「嗯!那我們,加油。」

兩個人離開章家,去了後山。

那片魚塘被於修重新劃分了一些,一個是養殖區,主要用來養食用魚類,一個是實驗區,主要用來培育一些新品種。

除了魚塘,魚塘附近還被於修整出了一大片種植區,也是按正常的種植區和實驗區劃分,將田地隔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方便章薇操作。

要不是怕嚇到章成那幾個小孩子,於修都想把房子蓋上,到時候章薇在這邊忙活的時候,還可以在這裏休息。

章薇摸了摸下巴,望着於修整出來的東西,說道:「你說,我們要不要順便發展一直溫室大棚技術?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也不可能一直讓這裏空着,正好也可以趁著開春之前練練手,看看我們的種植技術怎麼樣……」

於修瞅了她一眼,才不信她只是想練練手。

雖然她不是植修,但她認識的那個大妖精不就是這方面的專家嗎?章薇的手裏,肯定有很多不一樣的種子和肥料配方,那東西用練手?

怕不是丟進地里,就直接能活吧?

不過也不能說不是「練手」,畢竟以前章薇種東西,一個法術就解決了,這回還真是難得的什麼法術也不用,就那麼老老實實的種地,只不過種的東西稍微有些不太普通罷了。

果然,章薇掏出了一把人蔘種子,用大妖精給她的獨家配方泡了泡,然後就跟灑什麼似的,灑進了一塊地裏面。

這個季節有點冷,不是人蔘生長的季節,不過沒關係,章薇雕刻了幾塊四季如春界石放在這片種植區域,便立馬達到了「溫室大棚」效果。

於修見了,嘴角一抽:不是吧,這就是她說的溫室大棚?

章薇注意到了他的眼神,輕輕咳嗽了兩聲,說道:「你不是還來不及做嘛,我就先用幾塊界石代替一下,等你的大棚做好了,我再拆。」

於修:「……行。」

她還真是越來越會指派活了。

唉……

誰讓她是大佬呢,他除了聽她的,還能怎麼辦?

在這個世界,章薇沒打算從科技產品下手,她走的是「植物系路線」,所以想讓她研究什麼材料,製造什麼科技產品,那簡直就是扯淡。

或許她人生經歷豐富,但科技這塊腦迴路不通,她也沒辦法。

只可憐了於修,他在現實世界裏雖然有補修大學畢業證,但也不是正兒八經的科研路線。為了配合章薇的種植願望,他只能跑了幾趟縣裏的書店,硬是搞到了幾本相關技術,回來猛啃。

唯一慶幸的是,他是在21世紀那個信息大爆炸的世界誕生的,或許不懂大棚技術,但腦子裏多少有結概念;再加上修真以後腦子記憶特別好,幾乎過目不忘,抱着這個世界的技術書去啃的時候,還真被他啃出了一點路子。

可能跟21世紀的比效果有點差,但拿在這個世界來講,已經非常令人震驚了。

因此,當某位老爺子在書店裏看書,總是看到一個年輕小夥子來「看書」,看得賊溜,把他研究的那個領域看了一圈,老爺子:「……」

這是在看書,還是翻書?

你說他看吧,他看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點?之前來的時候,看的還是那一本,這會兒怎麼變這本了?

還有啊,這小夥子看書不做筆記的嗎?

……

於修的五感多強啊,一直有人盯着自己,怎麼可能沒感覺。

餘光掃了一眼,是個老爺子,嗯,書生氣挺濃的,看樣子應該是個學者。

確定他不是壞人的於修不管了,低頭繼續看自己的書。

「咳咳!」

旁邊傳來一陣輕咳,於修原本沒想理,結果那人一直咳,一直咳,於修沒辦法,不得不抬了一下頭。

這一抬,發現那個老爺子已經到了他跟前,盯着他咳。

於修:「……」

他認識他?

看到小夥子抬頭,老爺子終於鬆了口氣,不用再假咳了,可是等了一會兒,人家只是盯着他,卻不說話。

老爺子糾結了,這個口要怎麼開呢?

據說現在的小夥子心高氣傲,他要隨便開口,萬一人家以為他是「怪人」怎麼辦?

孰不知,他在於修這裏,已經是「怪人」了。

「有事?」

好半天,發現對方沒說話,覺得對方在浪費自己時間的於修皺着眉頭,開了口。

「有,有事。」老爺子趕緊說道,「我之前就看到你在看書了,你之前看的是那個……你這次看的是這個……你是隨便翻翻,還是認真看的?」

於修表情古怪:「隨便翻翻。」

老爺子:「……」

還以為自己遇到了一個好學的年輕人,結果還真是隨便翻翻啊?

「還有事?」

「沒了。」

「那我繼續看書了,你別打擾我。」說着,於修低頭繼續看了起來。

看着他認真的樣子,老爺子突然又覺得,小夥子這個樣子,似乎也不是隨便翻翻。

要真是隨便翻翻,人家就是翻幾頁便不看了,可這小夥子一頁一頁翻得特別仔細,每一頁的速度都非常均勻,就好像真的在「看」一般。

只不過,他看書的速度比一般人快了一些。

。 有的人一開嗓,就能令人驚艷。

寧榮就是這類人,她的嗓音得天獨厚,穿透感,空靈感,兩種特質能讓她的唱出來的歌曲具備她個人的特質。

聞萊來了精神,他是個著名的音樂製作人,要不是和金三問這胖子有點交情,再加上之前欠了人人情,以他的地位,根本不會來這麼小的錄音棚,哦不對,是壓根不會來為四位還沒出道的新人錄製歌曲。

其實,金三問是把人忽悠來的,他也壓根還沒說這四人當中,有三人是陪跑來著,怕聞萊的怒火,這一點他會瞞得死死的。

「很好,你的歌聲是上天賦予你的寶物,我希望能得到更大的驚喜,再來一遍,我想你能發揮出你所有的實力。」聞萊開口,他聽出來了,可能是還沒有完全開嗓的原因,嗓音力道有些不足,氣息也不穩。

寧榮再次唱了一遍,這一次,聞萊依舊沒有讓過,要求再次提高,需要加入情感,只有技巧沒有情感的歌,是不能夠引起共鳴的。

「這也太嚴格了吧!」唐綿綿小聲的在葉靈耳邊嘀咕。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